<samp id="eqeym"></samp>
<acronym id="eqeym"><div id="eqeym"></div></acronym>
<rt id="eqeym"><small id="eqeym"></small></rt>
<acronym id="eqeym"><div id="eqeym"></div></acronym>
<rt id="eqeym"></rt>
<acronym id="eqeym"></acronym>
<object id="eqeym"></object>
淄博貝格企業形象設計咨詢有限公司-淄博vi設計,品牌策劃

竇唯:畫畫是一種修行

2016-09-09 16:22


唯:我更奢望自己能夠追求那些古時的圣人先賢,他們的生活可能非常平淡,他們的一切也不是那么的光輝燦爛,但是他們有一份從容和自在。
享受過程
      竇唯是在1990年開始突然對畫畫特別感興趣的。“他并不在乎畫畫的好壞,主要是喜歡畫畫的過程。因為他覺得那個過程會讓自己特別的安靜,整個人完全沉浸在畫面里,完全在那張紙上,特別舒服。記得竇唯說過在1997年6月30日,他自己開著車去龍慶峽,把車停在龍慶峽旁邊的古城村,坐在車子里,開始畫這個村子。就是那天他突然覺得自己喜歡畫畫完全是喜歡畫畫的過程。”
邊走邊畫
      竇唯最喜歡的就是走到哪兒畫到哪兒,“前幾年夏天,竇唯去陽朔的時候,有一天下著小雨,是特別柔的那種小雨,他走在柏油馬路上,旁邊是農田,不遠處的天空下映襯著山,他一時興起,拿起畫筆就在雨中開始作畫了。”
畫樂隊畫自己
      竇唯還特別喜歡用畫描繪自己樂隊演出時的景象。從畫面上看,一組搖滾樂隊正在舞臺上盡情揮灑激情,而臺下的觀眾也投入欣賞。另外一幅自畫像更是惹眼,藍色是畫的基調,畫中的竇唯掩在兩只話筒后面,低頭正沉醉地低唱著。總的看來,竇唯的小畫未必惹眼但很精妙。
摘自網絡一段竇唯的采訪
苗野:
你是我在車里采訪的第一個人,為什么你堅持要在車里采訪呢?
竇唯:
就是便于交談。
苗野:
你平常愛去哪種地方?
竇唯:
酒吧、飯店、咖啡廳什么的很少去。這3年里大部分時間在北京后海的一個茶屋度過。就一個人在那兒呆著,什么也不做。
苗野:
我覺得挺奇怪的。
竇唯:
在別人眼里應該挺奇怪的。反正就是悠閑,休息唄,俗話說:最苦不過熬清靜。可能是跟年齡有關系,有時候睡得也早,起得也早,但大多數時間是中午起床,下午開始做一些事。現在的生活跟前幾年相比,比較清閑了一些,這種變化肯定是有的,每個人都有大大小小的變化。但我覺得這種清閑是上天賜予我的。
苗野:
做音樂的掙錢夠養家糊口嗎?
竇唯:
這要看你怎么去制定生活的標準。我的標準是很普通的,我有一輛富康車,除此之外和普通人就沒什么兩樣了,我現在住的是我的妻子高原的房子,一室一廳,挺小的。現在我還真不太奢望有多么大的住宅面積,我總覺得從居住觀念來講,應該向日本人學習,他們雖然住得面積很小,但是他們的房間里都是井井有條,特別的溫馨。雖然說國情不同,但是像這樣的事情我們可以借鑒,以此調節欲望所導致的不平衡。
苗野:
你跟高原結婚好幾年了,半年前女兒出生了。喜歡家庭生活嗎?
竇唯:
我說不好喜不喜歡,但是我覺得是家庭對于一個人來說是一個基礎,家和萬事興嘛。
苗野:
你會做家務嗎?
竇唯:
會,會做飯,但是不常做,有時候應急的話,也能做幾道家常菜。我這個人不挑食,愛吃的也都是最普通的炸醬面什么的。另外就是在家打掃衛生,那是我樂此不疲的事兒。我覺得人還是要從事勞動的,大的勞動,社會的勞動沒有的話,就在家務活上去實施。
苗野
聽說你原來跟高原總是吵架?
竇唯:
對,摩擦吧,各種原因都有,反正兩個人在一起,都會有一些摩擦,就這么走過來了。
苗野:
你和前妻王菲還有聯系嗎?
竇唯:
有,兩個家庭的互訪吧。有時我和高原去香港看她和女兒,她和女兒也到北京來。
苗野:
會不會想女兒?
竇唯:
那是肯定的,我和王菲的離婚肯定對她是有影響的,不過沒辦法。每個人從出生就開始了自己的旅程,而每個人的旅程都有自己的路線。
苗野:
你對現在的生活狀況,婚姻更滿意一些嗎?
竇唯:
我覺得更適合我。我和高原無論在性格上還是在價值觀上,都比和王菲更接近。
苗野:
王菲似乎比較愛熱鬧,而你比較淡泊?
竇唯:
差不多,你這么說,我不反對。
苗野:
你跟王菲在這方面有一些沖突?
竇唯:
對,有不同。但她也不是一個功利的人,我也不好說,因為她畢竟有她的環境。我是想過一種很普通的生活,因為我是覺得無論是當歌手還是做音樂其實是很普通的事,是一種很普通的生活形式,沒有必要把它弄得好像就高人一等似的,或者弄得特懸乎,我覺得完全沒有必要。我對做音樂的理解是:我所從事的只不過是我有興趣和擅長的事情。僅此而已,再簡單不過。
苗野:
沒有什么了不起的?
竇唯:
對。我是這么想的,但別人就會說這個人如何如何低調,就好像這個人故意做出這種低調的樣子,所以這就是一些宣傳所導致的誤會。
90年代,當竇唯是黑豹樂隊的主唱的時候,他們的唱片光是盜版的就有幾百萬張。如果竇唯不是選擇退出的話,只要他繼續早就是千萬富翁了。可他是那種聽從自己的內心世界的人,無論是從他對音樂的選擇還是對妻子的選擇,他都是沒有違背自己。
苗野:
我喜歡聽你許多年以前的那些歌。
竇唯:
聽起來象是在諷刺我,讓我特別緊張,因為我對以前唱的歌都不是百分百地認可,只能是喜歡某個個別的段落,當時在制作上也有差距和不足。
苗野:
你當時唱歌的目的不也是為了讓很多人喜歡你嗎?
竇唯:
現在事后說,以前我的潛意識當中可能會有這種希望,希望別人能夠喜歡我。到后來就幾乎沒了。我現在做的音樂,器樂的成份更多一些,歌曲這種形式現在太亂了,而且大多都是一些蒙人騙人的東西。你說現在的晚輩們,那些孩子們,總是把歌曲等同于音樂,這是誤導。電視節目里都這么報道,給我的感覺更像是打著音樂的旗號做一些跟音樂沒關系的事。
苗野:
你一直都這么平靜地對待名利嗎?
竇唯:
我不是。我也有憤慨的時候,只不過退步一想,也就事不關己了。我盡量找一種順乎天意的、合情合理的生活方式,能說得過去的就可以了。表面上看,別人得到了很多,但我覺得得到的未必是好事。
名利這種東西,我感覺可能更多地會給人造成負面的影響,追功名利可能就被會名利所控制,就像買大房子,表面上看,我們住得更舒服了,別人看起來也很羨慕,但我們全部生活的目的就變成了掙錢交月供,反倒被房子所控制了。它可能會使人發生變化,發生變化之后就會面臨著前途的選擇,有可能會誤入歧途。我更奢望自己能夠追求那些古時的圣人先賢,他們的生活可能非常平淡,他們的一切也不是那么的光輝燦爛,但是他們有一份從容和自在。
苗野:
可是名利讓你有成就感。
竇唯:
不一定別人說你成功了,你就成功了,對自己應該有一個認識。反正我認為我有成就感,我做到了我想做到的事情,做了音樂。

服務支持

我們珍惜您每一次在線詢盤,有問必答,用專業的態度,貼心的服務。

讓您真正感受到我們的與眾不同!

合作流程

品牌設計流程從提出需求到品牌形象整合完成,再到售后服務,每一步都是規范和專業的。

常見問題

公司現階段的發展適合提供什么樣的服務?你們的報價如何?企業形象真的那么重要嗎?

售后保障

品牌形象不僅僅是完成設計,我們承諾,對我們的客戶進行品牌形象延伸跟蹤服務。

欧美av电影_欧美av在线_欧美zooz人禽交